首页 »

马里维和,世界上最危险的维和任务

2019/10/10 2:23:02

马里维和,世界上最危险的维和任务

当地时间5月31日,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位于加奥的营地遭遇汽车炸弹袭击,致使中国维和人员1人遇难,4人受伤。牺牲的年轻战士年仅29岁,为三级士官。6月2日,联合国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发表《一路走好,中国英雄!》一文,纪念为马里维和献出宝贵生命的中国军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刊登这则消息的同时,回顾了去年BBC特派记者阿拉斯泰尔·莱特黑德在马里的体验式报道,在这则题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维和任务》的稿子中,莱特黑德记录了与联合国特派团共同巡逻的点滴往事,让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维和使命的艰巨与光荣。文章编译如下:


    
在广袤的“法外之地”——马里北部城市廷巴克图,撒哈拉的沙土在劲风的吹拂下翻飞,很快便遮盖了走私贩、贩毒者、军火商的足迹,也隐没了在这片荒凉之地上活跃的“圣战分子”的影踪。


用几个世纪之久的泥土建造的清真寺、残破不堪的古老宗教手稿、历经风霜的图阿雷格人头上包裹的白棉布……这一切都让人对廷巴克图产生一种遥远的隔膜感,但这个城市其实比你所想的要近切。


燃烧的沙地,已经不能把北非和非洲其他地区阻隔开来,而仅隔一片危险海域的欧洲也难以独善其身。


毒品、移民和暴力,已经让马里“声名远播”,在法国军队首先介入马里局势后,联合国维和部队也在当地开展行动。这一维和使命很快就成为有记录以来最危险的任务。


在这里,你能看到萨尔瓦多的飞行员驾驶着武装侦查直升机,孟加拉国人购买舰艇在尼日尔河上巡逻,荷兰人购买无人机、攻击直升机和特殊装备搜集信息。马里维和部队的大部分由该国的西非邻国们构成,大约有12000人,包括士兵、警察和平民。


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当然有很多任务要做,但最危险的莫过于应对暴乱袭击。


“主要是地雷和伏击——他们运用非对称战争,我们失去了一些勇敢的维和人员”,维和部队指挥西区的准将丹尼尔·特劳雷说,“你不得不运用新手段应对,例如情报,我们面临的威胁不仅源于恐怖武装,还包括犯罪和匪患。”


在与马里以及联合国警察联合巡逻时,以及日日夜夜与布基纳法索军队出勤时,可以感受到我们采取的策略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类似——争取人心、稳定民心、搜集情报。


从政治家、图阿雷格群体,到卖小装饰品的商贩,人人都说安全是个大问题。


保障安全更是项危险的工作,至今已有50多位维和人员牺牲,200人受伤。圣战分子还把一次联合国特派团卡车被火箭弹袭击的画面拍摄下来,那次悲剧共导致6名维和人员遇难,视频中出现了部分尸体的镜头。它也让人想起伊拉克或阿富汗的场景。


供职于联合国的人士表示,这些直接袭击让马里维和成为最危险的任务,也把原本意义上的维和行动“扭曲”成了应对战争的编制。


“我们必须应付不断的袭击,这让我们难以集中精力完成我们的核心任务,比如政治援助、保护平民、促进人权、监督和机制建设,”该人士说。


维和部队的任务还包括应对跨国犯罪、帮助一些愿意做出对话姿态的政治团体。作为一个具有公正性的关键角色,维和人员要为武装组织间的相互谈判、武装组织与政府的谈判提供帮助,并为之创造足够的空间使其成为持续停火与和平协议的一部分。


然而,当他们试着对付那些放置的诈弹和发起的埋伏,他们就被拖入了反暴的队伍,使自己的本职模糊不清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情报官员对我们表示,在廷巴克图郊外至少有一支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武装,法国军队还追踪到另外三支武装。然而,要绘制出具体的恐怖分子名录,却仍有很大距离,因为他们往往和好几个武装组织、犯罪集团有牵连。一些恐怖组织指挥官和有影响力的人物时常变节,从一个圣战组织转投到另一个,游走于“伊斯兰国”(IS)和“基地”等组织之间。这既对恐怖组织内部造成了不稳定,又让这些恐怖分子的行动难以捕捉。


廷巴克图大清真寺的伊玛目对记者表示,他曾是名乐观主义者,现在转向悲观。他展示了一些古老手稿,它们幸运地被藏护起来,免遭“圣战分子”破坏。“每个人及其财产的安全情况都应当得到改善,但他们现在无论购物还是旅游都不安全,”他说。


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的丹麦指挥官迈克·罗雷加德相信,联合国会在类似的任务中有更多投入。


“除了联合国,还有谁能做呢?”他说,“联合国是有190多个国家支持的具有巨大合法性的国际组织,没有其他更大的国际组织愿意投身于解决非洲等地的矛盾。”


罗雷加德相信,马里是个关键的十字路口,他希望欧洲国家能做出更大贡献,“从欧洲角度来看,我们的难民问题、毒品问题都与马里有关。马里的重要性还在于它在反恐问题上对地区乃至全球的影响。”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来源:网络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