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令计划胡长清等官员落马后,对年迈父母打击有多大?

2019/10/10 2:23:01

令计划胡长清等官员落马后,对年迈父母打击有多大?

前两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出警示案例——《交友不慎自坠深渊——贵州省水利厅原厅长黎平案件警示录》,文中的黎平曾经令母亲非常骄傲,在他当厅长的第一天,母亲饱含喜悦和荣耀地对他说:“儿子,你要好好工作!”

可如今,面对狱中的儿子,母亲只能叮嘱:“你好好表现,我等你出来。”

落马官员身陷囹圄,完全咎由自取。但他们年迈的父母,却也晚境凄凉,有的天天以泪洗面,凄凄惨惨戚戚,甚至受不了打击,撒手人寰。

雷政富庭审前,75岁母亲感叹“做啥子官嘛”

2013年,原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不雅视频曝光。同年6月,雷政富涉嫌受贿案开审。

开庭前五天,雷政富76岁的老父去世。

75岁的母亲喻翠兰一遍遍说“做啥子官嘛”。 她说,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儿子没有走出大山,宁可儿子在老家种地在外面打工。

雷政富的母亲喻翠兰

老太太说,只要能等到儿子回来,就不会再让他离开,叫他住在自己的屋里,“什么工资都不要,什么钱都不要——什么也不要,就待在我身边”。

而一旁雷政富71岁的阿姨喻秀碧轻轻叹息:“这真是家破人亡啊……平平安安做啥子官嘛。”

令计划落马后4个月,其父母相继去世,前后仅隔9天

令计划的父亲令狐野、母亲王黎明都是早年投奔延安的“老革命”。上世纪60年代,令狐野带着令计划5兄妹回到故乡平陆时,享受的是“十三级干部”待遇。

2014年,令计划及其其二哥令政策相继被查。

据媒体报道,令政策、令计划出事时,令狐野的意识已不太清醒,平时就住在医院,靠女儿和保姆轮流伺候。

2015年3月20日,王黎明因病去世,终年95岁。9天后,令狐野去世,终年105岁。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判死刑,老岳父被活活气死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被判死刑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胡长清年近90岁的岳父孙竹佰是在看完关于处决他的新闻之后,气得魂归西天。

胡长清的岳父母都是厚道、朴实的农民。在他们眼里,胡长清是个“孝顺”的女婿。1999年11月,孙竹佰老人从电视新闻里得知,胡长清因大搞权钱交易、生活腐化堕落而被开除党籍、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老人天真地认为,胡长清虽被开除公职了,但只要他认罪服法,出来之后还可以回来种田。老人不仅仅自己天天早晚烧两次香,而且要求儿子、儿媳和3个女儿、女婿也天天烧香。他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心诚,菩萨圣灵必定会保佑胡长清。

2000年3月8日,老人从电视里得知巨贪胡长清已于当日上午在南昌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当即热血上涌,一头栽倒。当晚,87岁的孙竹佰带着极度的绝望离开了人世。

一生为人厚道,经常预言会有个“好死”的孙竹佰老人,万万没有想到竟被爱婿给活活气死。

冀文林二姐: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当官

2014年,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根据中纪委的通报,冀文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

事后他的二姐曾追悔莫及,“早知道他这样,不如当初让他在家种地。凭他的脑子在家种地也能过上好好的日子,为啥非当官呢?”并且自此决定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当官。

据冀文林的二姐回忆,往日父亲见面就教育弟弟:“干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认认真真的。别人的东西千千万万不要动,不要贪。”就在老人临终前,冀文林还对父亲诉说着:“坏心的事、贪官的事、害人的事,我没做过,我不贪钱。”

张曙光请求85岁父母原谅:10年没陪你们吃一顿饭

头顶“中国高铁第一人”光环的张曙光是刘志军的铁杆亲信,曾任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不仅身居要职,还因差点被评上中科院院士而名噪一时。

2013年9月,张曙光涉嫌受贿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张曙光声泪俱下:“我对不起我85岁的老父老母。10年了,我没有和我的老父老母吃过一顿饭,原谅我吧。”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说:

我老母亲已91岁高龄,曾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含辛茹苦用米糠和野菜让我活了下来,度过了童年,之后省吃俭用供我读书,工作后特别是我担任领导干部后,为支持我的工作减少我的负担,几十年来一直远离我居住。

我去年出事后,老人整日以泪洗面,至今日日盼望两个囹圄中的儿子在她有生之年能回家,听到我近期要开庭审判,老人要求到庭看我一眼,“慈母心中念,囚中儿子思。”我何不想和老母见一面,可是我不忍心91岁的老母见儿伤感,我让老人失望了,我只能向远方的老母道一声对不起,妈妈,儿子不孝,来世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我上海85岁以上的岳父、母两位老人,也是两位老党员,曾为了支持我事业和婚姻,将他们已下乡近10年完全符合回上海政策的女儿我的妻子忍痛割爱留在了安徽陪伴我,在农场结婚安家。

除了当时经济上接济我们,又将我们的女儿从出生落地就留在上海他们身边,从养育到上学和工作至今没有让我们操一点心,使我能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学习。

父母对孩子是不图任何回报的,我欠他们的太多了,如今深情难报,只能道一声岳父、岳母你们多保重,女婿不孝。

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从电视上看到儿子被定罪受贿千万后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

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在悔过书中写道,案发后,他的母亲哭瞎了双眼,女儿因为他而失去了正常的工作。

……

对年迈的父母来说,原本身居高位、引以为荣的子女一朝沦为阶下囚,其中辛酸,恐难与常人道。

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所说:

一个人如果使自己的母亲伤心,无论他的地位多么显赫,无论他多么有名,他都是一个卑劣的人。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周刊、北京青年报、长江网、大河报等